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四月的听飞

[爱Jay群體] [聚图糖-动漫铺]这帖荒废了[3。4更新]

[复制链接]

107

主题

7801

帖子

0

积分

JAY迷七级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06-2-12 18:33:48 | 显示全部楼层
[glow=255,red,1]侦探卡片集[/glo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7801

帖子

0

积分

JAY迷七级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06-2-12 19: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glow=255,red,1]高清晰侦探壁纸[/glow]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7801

帖子

0

积分

JAY迷七级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06-2-12 19: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glow=255,red,1]侦探雨伞HOHO[/glow]





[glow=255,red,1]柯南袋袋[/glow]













[glow=255,red,1]布制钱包[/glow]





[glow=255,red,1]柯南巨人队吉祥物[/glow]



[glow=255,red,1]塑像[/glo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47

主题

9万

帖子

28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85768

特殊贡献奖灌水天才奖基金会勋章JFC品牌勋章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06-2-12 19:2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要个袋袋
毕业了,我们开始感悟离别的楚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7801

帖子

0

积分

JAY迷七级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06-2-12 19: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幺儿以后给MAMI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47

主题

9万

帖子

28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85768

特殊贡献奖灌水天才奖基金会勋章JFC品牌勋章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06-2-12 19: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 我的邮政编码是 610041

地址是 四川省成都```````````````````````````````````````````````````````````````

或者    重庆市渝北区````````````
毕业了,我们开始感悟离别的楚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27

主题

4万

帖子

0

积分

JAY迷十级

积分
0
发表于 2006-2-13 00:4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7801

帖子

0

积分

JAY迷七级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06-2-13 09: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OK灌下
在下页一楼死神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7801

帖子

0

积分

JAY迷七级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06-2-13 09:34:35 | 显示全部楼层
[glow=255,red,1]名侦探柯南之完结篇 [/glow]
[glow=255,green,1]最重要的事 [/glow]

[glow=255,red,2][/glow]

“灰原,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柯南一反常态地吞吞吐吐,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大侦探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女孩头也没抬,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那个……嗯……下个礼拜天,是……是小兰的毕……毕业典礼……”
“我知道啊,她很顺利地通过了大学毕业考试不是吗?”
“呃……是……那个……昨天我给她打电话,她要我去参加她的……毕业典礼……”柯南耳根通红,整张脸就像抹了一层蕃茄酱。
“所以,你来找我要临时解药,对不对?”灰原仍是平板而清楚的口气。
柯南似乎用尽了所有力气,终于挤出一个字:“是。”
“不行,绝对不行。”灰原的回答非常干脆,表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柯南惊诧地抬起头,脸上的绯红渐渐褪去,“为什么?”
“我最近的实验刚刚证明。”灰原仍然没有停下手中的事,“那种临时解药有极大的副作用。”
“这个我知道。”柯南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不就是暂时性神经紊乱嘛……”
“不,不止这个,还有另外的副作用,如果……如果你服用次数过多……”
“就会怎么样?”柯南尽量拿出毫不关心的口气。
女孩终于从键盘上抬起手,转向凝视着叉手站在那里的男孩。良久,终于一字一顿地说,“如果服药过多,你可能永远无法变回原来的你了。”
沉默,女孩看着男孩苍白无力的面颊和紧咬的嘴唇,男孩盯着冰凉的地面。
“真的……不行吗……”柯南从紧咬的牙缝里逼出一句话,整个人已经在微微颤抖。
灰原看着柯南摇曳着泪光的双眼,轻轻地说,“不行,我也是为你好。”
“你们这是怎么了?”博士端着两杯咖啡,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

“什么?小兰说你不去,就永远不要再见她了?”阿笠瞪大了眼睛,看着对面死盯着咖啡、雕像般一动不动的柯南,“她不是开玩笑吧?”
“那倒不像,”灰原转头看着柯南,“我看她只是一时的气话罢了。她不会真的就那么和你说再见的。”
“你不明白。”柯南的声音很低很低,但又很清楚,“小兰不是说说就算了的人,我想她是认真的。”
“不管怎么说,”博士看着灰原,“小哀,你就给柯南一份临时解药吧。
“我说了,不行。”灰原离开桌子,站到窗边,转身看了看桌旁的男孩,“柯南,很抱歉,但我真的是为你好。”
“你懂什么!”柯南猛地站起身,把博士都吓了一跳,“你为我好?为我好就给我解药!你不会明白那对我有多么重要,你不明白小兰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你不明白如果她真的离开对我是什么概念!”柯南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把窗边的女孩惊得脸色煞白,“你自己从来就没有真正地爱过谁,所以你永远不会明白!永远不会!”柯南紧握着双拳,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泪已经充斥了眼眶。
博士连忙上前,拉住柯南的手臂:“有什么话坐下慢慢说,不要着急嘛……”话未说完,柯南已经甩开他的手,冲进屋外漆黑的夜色里。
阿笠望着柯南的背影,叹了口气,转身道:“小哀,你……”灰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木然的表情走出了客厅,回到实验室。
阿笠心里明白,今晚,将有两个人无法入睡。但他不知道,还有一个人,也将一夜无眠。

**

小兰此刻正坐在床上,带着忧郁的眼神看着手中的照片。那还是五年前,新一陪她去热带乐园时拍的。哪知后来没过多久,新一就消失了。除了之后两次短暂的相聚之外,两人之间的联系只是每星期的一个电话。新一总是说手中有很重要的案子,他没有办法回来。那我呢?难道自己在他的心目中真的就连那些案子都不如吗?还是,他在找理由不想要见到我?或许,他已经……
之前,自己曾一直怀疑,柯南就是新一,但自从那次艺术节上柯南和新一同出现之后,便没有再去想。那么,柯南到底是谁?仅仅是新一的亲戚吗?那为什么自己以前没有见过?柯南,还有灰原哀,他们有时真的一点也不像小孩子……还有新一,他到底在哪里?

京极真下个月就要回日本了,园子兴奋得要命。而新一呢?要他回来看我的毕业典礼都支支吾吾的,难道他真的不在乎我了吗?园子告诉我她终于有了自己的幸福,而新一,真的是我的幸福吗?小兰想着,泪水不禁成串地滴落下来,她感觉到很孤独,很无助。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体谅新一,还是任性一次,就这么一次。
小兰站起身,走到窗边。凝视着远处的一颗星。园子说每个人都有一颗星,如果一个人对着某个人的星虔诚地祈祷,那个人就会来到祈祷人的身边。那颗星星是新一的星吗?我如果祈祷,新一会来吗?
小兰不知道的是,她不用祈祷,新一其实就在她身后不远处,而且一直透过未关严的门注视着她——当然,是变小了的新一。而且,心碎的不止她一个,她房门外的那个男孩的心,也在流血。
小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柯南默默地在心里说。
夜深了,连蝉虫也安心地睡了,却有心不安的人,无法睡去

[glow=255,red,2] [/glow]

是琴酒。
“怎么,回个招呼都不肯?太失礼了吧……”琴酒把烟头在门框上摁灭。志保额头上开始渗出汗珠,被发现是她预料中的事,但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她明白,去留意那张照片是个致命的错误,但现在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了,走廊上的脚步声和琴酒手上的Glock 0.18明确地告诉她没有逃走的可能。
“你还是那么自信。”琴酒玩弄着手中的枪,没有看志保,“你以为你可以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到总部?你也太低估我们的智商了吧?你的实验室门被我们装了遥感设备,只要门一开,我们就会知道……”
“说吧,回来干什么了?不只是为了看那张老照片吧?”琴酒懒洋洋地问。
志保仍旧没有回答,只是把琴酒看不到的那只手伸进了衣袋。
“不说是吧?来人,搜身!你,两手抱头站好!”琴酒冷笑着说。
志保顺从地把手插进头发里,琴酒的身后过来两个黑衣人,手里拿着扫描器。
“报告,她衣袋里有异物!”一个黑衣人在蜂鸣声中说。
“拿出来。”琴酒笑得更冷酷了,他的一个手下从志保的衣袋里拿出了两红白色的胶囊。
“APTX4869?那么就简单了。”琴酒转向另一个手下,“把雪莉小姐带到客厅去,然后通知工藤新一,我要见他。”
“可是,老大不是说,没有他的允许,绝对不要动工藤新一吗?”
琴酒突然发怒,一脚把那个人踢出老远:“你居然敢用老大来恐吓我?”
“没……没有……”地板上的那个人在无力地呻吟。
“那就快去!”琴酒狠狠地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

柯南坐在博士家的SF上,两眼空洞地盯着地面。忽地,桌上的电话响了。
博士摘起听筒:“喂?谁……啊?什么?你们……啊?喂,喂!”
“谁打的?是不是和灰原有关?”柯南焦急地问博士。
“小哀……”博士一脸凝重,“小哀被抓住了。”
“什么?!”柯南疯了一样地跳起来。
“是黑衣组织打来的电话,要你去……西郊的废弃的工场。”
话音刚落,柯南已经抓起滑板,冲出了门。
“喂,服部平次吗?”柯南对着微型电话机大叫,“我是工藤新一!有大麻烦了,我需要你的支援!”
博士看着柯南消失在街口,皱了一下眉头,转回去拿出了车钥匙。

**

一刻钟后,博士出现在毛利侦探事物所的门口,按响了门铃。
“博士啊”小兰拉开了门,“进来坐吧。我去泡茶。”
“不用了”博士擦去额角上一颗豆大大汗珠,“快去叫你父亲,还有你妈妈。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和你们讲,非常重要。”

小兰疑惑地看了博士一下,但立刻转身去叫毛利小五郎,又拨通了妃英理律师事物所的电话。

**

“有什么事吗,博士?”妃英理接过小兰递来的茶。
“小兰,你先坐下。就这件事而言,它对你最重要。”博士轻轻叹了口气,看着满脸不解的小兰,“小兰,你知道柯南到底是谁吗?”
“他……他不是新一远亲堂弟吗?”小兰越来越不明白了。
“新一没有什么堂弟。”博士的声音小得像在自言自语。
“那柯南到底是谁?”
“他真正的名字是……是……”博士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是什么啊?”小五郎也耐不住性子了。
博士长吸一口气。看着天花板,声音极小但十分清楚地说:“工藤新一。”
“什么?”小兰瞪大了眼睛。
“这……这怎么可能啊?”小五郎从SF上跳了起来。
“博士,您在……开玩笑吧……”妃英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知道,你们很难接受这件事,但请你们相信我,我说的是实话。五年前,也就是新一‘离开’的时候,每个人都以为他真的走了,还有人以为他死 。可事实上,她一直都在这里,只是,他变小了十岁。”博士喃喃地说着,不敢看任何一个人的眼睛。
“可……可这怎么会呢?”小兰觉得简直无法接受。
博士转向小兰,轻轻地问:“你记得新一离开时的情景吗?”
小兰先是沉默,而后微微点了点头,说:“那天晚上本来我们在一起,可后来见到几个黑衣人,新一说要跟去看看,很快回来,可从那时起,我就失去了新一的消息……”
博士接着问:“那么,你知道那些黑衣裳人的底细吗?”小兰摇了摇头,“毛利先生,你……应当知道吧?”博士抬头看小五郎,小五郎沉吟一会儿,忽然脸色大变,“天啊,莫非是……”
“是什么啊?”妃隐约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那是全日本,甚至全亚洲最庞大的恐怖组织,没有正式的名称。”博士说,“只是因为其成员都身着黑衣,所以被称为‘黑衣组织’”。
“那柯南又是怎么回事?”小兰的声音开始颤抖。
“别着急,我慢慢和你说,”博士扶了扶眼镜,“那天,柯南被那些人抓住,随后被强行吞下名为APTX4869的毒药,本来,他是必死无疑,可他幸运地遇上了不到千万分之一的几率——保住了命,只是身体组织回到了十年之前的状态。
“后来他找到我,我也着实被吓了一跳,好不容易才接受了事实。新一担心黑衣组织会发现他没死,便倦称是新一的亲戚,寄住在你家。
“对了,还有灰原。灰原其实是APTX4869的研制者,真名叫宫野志保,是黑衣组织的一员。后来她姐姐被组织杀害,她想脱离组织,却被发现,关了起来。她知道新一的事,便也想撞一撞运气而吞下了一颗APTX4869,没想到,她也变小了。于是她便从通风口逃了出来。她去找新一,碰巧遇到了我。后来因为怕被发现,而与柯南一起乔装成小学生。空余时间从事APTX4869的解药研制。
“灰原一直很努力地工作,但却只做出了临时解药,后来新一两次变回来见你,就是临时解药帮了忙。这次新一为了回来参加你的毕业典礼又去找灰原要临时解药,可是临时解药如果服用过多,新一就会再也回不来了……新一像疯子一样地大发脾气,伤心欲绝。灰原觉得对不起新一,连夜工作,意外地发现了解药的正确配方,但是要起作用,还需要一份APTX4869……
“灰原一个人吃了临时解药冒死回去,结果被抓住。现在,新一……”博士突然停止了。
“工藤那小子干什么去了?!”小五郎大叫道。
“我知道”小兰忽然说,“我想他一定去救灰原了”。
博士点了点头,又说:“小兰,你……不会责怪新一吧?他瞒了你那么久……”
“怎么会呢?”小兰微微地笑了,“其实,他一直在默默地陪在我身边保护我,不是吗?记得吗,他那么多次地救了我……以前我几乎认为他心里已经没有我了,现在才明白,他一直就和我在一起……”
“先别说那么多了。”小五郎站了起来,“现在我们得想想,怎么帮那混小子!这个蠢货,居然一个人去……”
“他没有一个人去。”博士说,“我听到他给服部平次打电话。现在,我们最好先通知优作和新一他妈妈,然后去找警方帮忙。”
“我去给优作打电话。”毛利小五郎声音里有一丝无力。
“还是我去吧。”小兰站了起来。

[glow=255,red,2][/glow]

“工藤,出什么事了?”服部气喘吁吁地在柯南旁边蹲下。
“灰原被抓住了,那些人要我去。”柯南面无表情地回答。
“就是前面那座破烂房子吗?你准备怎么办?”
“我等下会尽力拖住他们,然后,你偷偷救走灰原,立刻带上她去小兰家。再通知所有人立刻离开米花市,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最好是能立刻离开日本。”
“那你呢?你又怎么办?”服部的眉毛皱成一团。
“我会有办法脱身的,对了,拿着这个。”柯南塞给平次一枚徽章,“这是一部微型对讲机,你带上这个,我可以随时和你联络。”
平次握着徽章,点了点头。

**

“优作叔叔他们正从东京往这里赶,估计很快就到了。”小兰放下听筒,走到SF旁坐下。
细心的母亲很快从女儿的眼神中发现了一丝极力掩饰下的担忧,妃英理拉过小兰的手,说:“别担心了,新一那小子不会有事的。”
小五郎擦拭着手手中的左轮手枪,“等优作到了,我们就去支援他。”
“爸爸……”小兰抬头看着父亲。
“放心吧,小兰。”小五郎放下了布块,细细地端详着手里乌黑而锃亮的武器,“当年你老爸我可是有名的神枪手,我知道新一那小子对你很重要,我不会让他出事的。”
谁都没有再说话,客厅里很静。窗外的蝉虫也默不作声,而小兰心里却一直没办法平静。
终于知道了真相,她有一丝惊讶,一丝欣喜。但同时,却又有些许多复杂的心情。她感到很对不起新一。新一冒着被发现的危险留在米花市,留在她身边陪着她,一直保护着她,而她却始终那么任性。这次的事,也都是因为她耍小孩子脾气,不然灰原和新一也不会去冒那么大的险……
门铃突然响了,小兰赶紧拭去脸颊上的一滴泪珠,妃英理跑过去开了门,是工藤优作夫妇。
“我们走吧。”小五郎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恩灭,看着优作,“详细情况博士在路上告诉你好了,小兰,你和你妈妈,还有阿姨留在这里等我们的消息。”
“不,爸爸!”小兰像弹簧般跳起,“我必须……”
“听话,小兰!”小五郎虽然说着,但声音很无力。
“毛利老弟,”优作走了过来,“你不能让她呆在家里,她做不到的,这样吧,让她们三个去叫警察,然后赶过来帮忙。”
小五郎沉默了一下,然后终于说:“好吧,不过记住,不要大张声势,千万不要随便打开警灯。博士,麻烦你跟着他们三个。我和优作去就是了。”
“没问题。对了,优作,”博士说,“带了上次我给你的那些东西了吗?”
“放心吧,我都带在身上了。”
“你们千万小心啊。”有希子把手放在丈夫肩上。
“没问题的,放心好了。”优作温和地把妻子的手拿下来。
“那么,我们走了。”小五郎把抢插进腰带,又看了妃英理。妃英理有意转头,避开丈夫的目光。
工藤优作拍了拍小五郎的肩,两人走出房门,下楼,踏进优作的车,疾速驶向米花市西郊。
小兰目送车转出街口,转身对妈妈和有希子说:“我们也出发吧。”
有希子点了点头;博士掏出了车钥匙;妃英理以一种担忧的目光看着女儿。

**

“看来,工藤新一真的不来了?真没想到,大侦探居然是个懦夫。”琴酒扔掉第九个烟头,转身看着被绑在椅子上的宫野志保。志保没有理会他,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墙上的挂钟。指针很明确地告诉她,现在是夜里十点零三分,难道工藤真的不来了?但还没来得及多想,她就听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刚才……是谁说我不来了?”
琴酒猛地转头,看见门外赫然站着江户川柯南。他冷笑一声,说:“晚上好,工藤新一先生。”
“看起来,你们很早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喽?怎么到现在才找我?”柯南叉手看着琴酒。”
“这个……”琴酒咬了咬牙,“这是我们的内部事务!不用你插嘴。”
“看来……贵组织里也不怎么好过嘛。”柯南冷冷地扫了琴酒一眼。“说吧,今天把我叫来,到底要做什么?”
“没什么,想和你谈笔交易,大侦探请换个地方说话。”琴酒拉开一扇门,不怀好意地龇了龇牙。

柯南求之不得。他飞快地和椅子上动弹不得的志保交换了个眼色,走进了琴酒旁边的那道门。

**

琴酒径直把柯南带到一向装潢华丽的房间,内里的气派陈设与这座建筑物外表的破败形成鲜明对比,柯南的目光扫过房间里SF。会议桌、吊灯和陈列架,在一扇窗上停留了片刻,又落到了琴酒头顶的天花板,“有话直说。”柯南面无表情地说。
“简单地说,”琴酒坐在一把转椅上,翘起二郎腿,“是想要你加入我们。”
“白日做梦。”柯南回答得干脆利落。
“大侦探果然很有性格。我知道,我就是拿一支枪对着你的脑袋,你也不会犹豫一下。可是,你不怕死,却怕其他人死……譬如说,宫野志保……又譬如说,毛利兰……工藤优作……工藤有希子……当然,还有那个博士老头……怎么,被我说中了?”
柯南把牙咬得咯咯作响,指甲深深地陷进肉里。
“好了,现在我可以给你一刻钟……好好考虑一下……”琴酒用手中的Zippo点燃一支烟。
“平次……一定要成功啊……”柯南默默地想。

**

此时,小兰和妃英理正坐在日暮警官的车里。这一队警车正悄无声息地行驶在通向西郊的公路上。小兰紧握着双手,把头埋得很低,她的母亲温柔地把手臂环在她肩上,轻声安慰着她。
“快到了,目暮警官。”高木隔着挡风玻璃指了指不远处的建筑物。目暮抓起对讲机,低声说:“各小组注意,以安全距离围住目标,不要鸣笛,不要开灯,不要被发现,听候指示。”
对讲里传来一个个应和的声音后,目暮转向小兰,“不用担心,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保证令尊等人的安全。”目暮不知道工藤新一也在其中,小兰等人没有告诉她柯南就是新一。
车静静地停在了距工厂不到200米的地方。一阵沉默后,对讲机里传来白鸟的声音:“报告,发现一辆黑色的本田跑车,车上没人。”妃英理说:“那是工藤优作的车。看来,他们两个已经行动了。”
目暮沉吟了一下,对着对讲机说:“知道了,回到车上,等待指示。”
“明白。”
小兰的头埋得更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7801

帖子

0

积分

JAY迷七级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06-2-13 09: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glow=255,red,2][/glow]

“考虑好了吗,工藤新一先生?”琴酒吐出一串烟圈。
“该死,怎么还没动静……”柯南想着,完全没有听琴酒在说什么。
“怎么,大侦探下不了决心吗……”
敲门声打断了琴酒,门开了,外面居然是——被五花大绑的服部平次。“报告,这小子想偷袭,被我们抓住了。”一个黑衣人说。
“抱歉……”平次的声音有气无力,“让你失望了,新一。”
“不错嘛,抓住个同伙,现在筹码又多了一份,大侦探,快点作个决定吧……我再给你一刻钟,怎么样?”
柯南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背后突然有人喝了一声,“别动。”
他转身去看,一把左轮手枪对准了琴酒,持枪人摘下压低的黑色礼帽,竞是毛利小五郎!
“天,天啊……这……你们……”柯南被吓了一跳。
“我们只是想来帮你。”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工藤优作也摘下了挡住面孔的帽子,“怎么样,时间刚好吧?博士的麻醉枪帮了大忙,还有这个变声器,真是有意思。”
平次身上的绳子也一下全部松脱,“我本来的确被抓住了,可是他们两个突然出现了。”
“灰原呢?”柯南问父亲。
“那个女孩子啊?她在外面等着我们呢?”优作说。
“好了,束手就擒吧!”小五郎接下了击锤。
“哈哈哈……一群笨蛋!”琴酒突然大笑,“我可能那么容易被你们算计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小五郎大叫。
“没什么意思……琴酒的脸上掠过一丝阴险。“降落愉快……”他飞快地接下座位扶手上的一个按钮。
柯南想跳开,可已经来不及了。地板忽然从中间向下打开,四人立时落了下去。

**

车里,小兰突然猛地坐了地起来,呼吸急促,额上渗出汗珠,眼里摇曳着恐惧的影子。
“怎么了?”妃英理拿起纸,为女儿擦去汗珠。
“新一和爸爸他们……出事了……”
“你怎么知道?”
“没什么,就是直觉……”小兰两眼无神地看着前面的废弃场房。
“放心吧。”妃英理拍了拍女儿的肩,“直觉常常是不那么准确的,他们不会有事的。”

“我倒真希望我是错的……”小兰喃喃地说。

**

“嘿,新一,醒醒!”柯南感到有人在拍他的脸,他费力地睁开眼睛,感到头一阵剧痛,父亲正蹲在他面前。
“天啊,这是哪儿啊?”毛利小五郎挣扎着站起来,抬头看着四周。服部平次也爬了起来。看样子大家问题都不大。
柯南望向房间一角,看见一个似乎很熟悉的身影蜷缩在那里。
“灰原?你没事吧?”柯南走了过去,“天啊,你怎么……”
“又变小了?”灰原无力地笑了笑,“我只吃了半份临时解药,本来以为很快就可以搞定的,没想到弄成这样,害得你们也被抓住了,真是抱歉。”
“先别说那些了。被抓到不是你的错,该死。居然没发现地板有问题,现在还是先想想怎么出去吧,爸爸。”柯南转向优作,“你看看那边,我来找这边。”
“不用费劲了。”灰原忽然说,“这间房子只有两个出口,一个是上面的活板门,一个那边的密封门。本来还有一个极小的通风口。可是,看起来自从我用过以后就封死了,喏,就是那个。”她指了指一侧墙角的水泥痕迹。
“那我们要怎样才能出去?”小五郎走了过来,“难道在这里等死?”
“的确要等。”优作说,“不过不是等死,是等人来开门。”
“谁会来开门?”小五郎一脸傻相。
“拜托,大叔。”柯南说,“难道你没有发现,我们五个很值得被拉拢收买吗?他们不会轻易放弃的。”
“那倒是啊……对了,小子!”小五郎突然大吼,“你给我说清楚,你变小了跑到我们家来是什么意思!这笔账我还没和你算呢!”
“啊?”柯南愣了一下,“大叔,噢不,伯父,你都……已经知道了啊!”随后是招牌般的虚心的笑脸。
“你小子,啊哈,尽瞒着我们,跑到我们家来,到底要干什么?找机会接近小兰吗?你这属于非礼行为!还有啊,你变了小也就算了吧,还要小兰一直等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毛利小五郎声音越来越大,柯南一边冷汗狂流一边用求助的眼神看了看父亲,但父亲的表情告诉他:“那是你自己的事。”再看灰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更可恶的是平次,那家伙居然在兴灾乐祸地偷笑。”
最后,小五郎终于喊累了,于是他以传统方式结束了对柯南的教育——一拳砸在柯南的头上,不用说,立刻就是一个巨大的肿块。
“什么声音?!”服部突然转身看着门的方向,众人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门开了,门外的人戴着压得极低的礼帽,头也一直低着,即便如此,房间里的人还是同时惊呼——

[glow=255,red,2][/glow]


“怪盗小子!”
华丽的白色西装和束着蓝丝带的白礼帽俨然已成为他的标志,优雅的举止,轻柔的语调,曾令多少女子倾倒,而他高超的伪装术与逃脱技巧又多少次将一帮警察,甚至眼前的三位侦探玩弄于股掌之中。你永远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又在什么时候消失。但他总是在最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在最恰当的地方,又于最该消失的时候以最恰当的方式消失——一如他今晚的到来。
“晚上好。”KID姿势优雅地脱帽行了个礼。“工藤新一先生、工藤优作先生,毛利小五郎先生,服部平次先生,以及宫野志保小姐。”
“你怎么对我们全认识?”小五郎疑惑地问。
“三位侦探我自然是知道的,工藤优作先生是我除了柯南道尔之外最喜欢的小说家。至于宫野小姐,你可能永远不会知道我为何认识你,并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你来干什么?”柯南上前一步,直接对着KID。
“救你们。我可不想看到我最大的对手死掉,那样一来,生活就太没乐趣了。”
“好了,诸位,跟我走吧。这里的空气太沉闷了。”KID说着,侧身让出门口。
优作看了KID一眼,略一皱眉,走出了房间;小五郎愣了一下,紧随其后;服部背起了灰原,也跟了上去;柯南走在最后,出门,他和KID对视了一秒。两人同时带着会心的眼神笑了一下。
“谢谢”柯南喃喃地说,随后走出了房门。


**

没有人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屋子很空旷,却没有开灯,一缕可怜的光线从惟一的小窗口挤进来,隐约能见到一个瘦削的黑色背影,面对墙角的座钟站着。另一个黑衣人恭敬地站在一旁,身上却在微微颤抖。

“你刚才说,琴酒那个家伙抓了工藤新一?”那个头领模样的人开了口,是一个很婉转的女声,但却给人一种寒冷刺骨的感觉。
“是……是这样的。”一旁的黑衣人抖得更厉害了。“还有工藤新一的父亲工藤优作,关西的那个服部平次、那个所谓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以及组织的第二号叛徒宫野志保。”
“这家伙倒是挺厉害的啊,居然把他们一窝端了。”女人的声音更冰冷了,“是谁允许他动手的?我吗?”
“当然不是,他……他自己作的主。”
“长进了啊。可以自己作主了,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翅膀硬了是吧。”
“……”
“走吧。”女人抖了抖毫大而华丽的黑色披风,整理了一下黑色的贝雷帽,又把黑风衣的硬领拉起来了一些,“我们去他那边看看。”

**

柯南一行人轻轻地走在漆黑的道上,小五郎一只手提着那把手枪,微微高举。他走在最前面。优作不时看着手腕上的表。平次背着灰原,警觉地四下望着。柯南拨弄着眼镜上的几个按钮。
“该死的,刚才把无线电系统摔坏了……”柯南终于放弃了调试。他转头看了看殿后的KID,后者两手插在裤兜里,脸上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似乎有一些忧郁,似乎有一些消沉,却又似乎有一种轻松和释然。他到底要做什么?柯南完全想不明白。
“怎么回事?一个黑衣人也没有了?”小五郎继续环顾着四周。
“我把他们都摆平了。”KID回答说,“他们现在正在货仓里沉睡着呢。好了,出口到了,优作先生,麻烦你摁一下你右边的那个按钮。”
优作看向右侧,那里有一个尘封的白色金属钮,他用食指按了下去。
左侧的一扇不易察觉的小门突然弹开——直通向外面。“走吧。”KID说。
柯南刚踏出门,就看到不远处的一排警车,与此同时。目暮车里的对讲机响了,“报告,他们却出来了……天哪,怪盗小子也在里面!”
“新一!”小兰打开车门,飞快地冲了出去。妃英理打开另一侧的车门,也跟了上去。旁边的一辆警车也开了门。博士和有希子走了出来。
“新一……”小兰轻轻地在柯南面前蹲下,泪水一颗颗滴落,“博士都告诉我了……对不起,对不起……”
“小兰……”柯南面对着眼前的女孩,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好了,现在,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我想,是我走的时候了。”KID扫了一眼不远处的警车,接着说:“工藤新一先生……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演出了……明天你会收到一封信,权作我的遗书吧……”
所有人都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突然,不远处响起了一个优雅而冷酷的女声,伴随着一阵拉动枪栓的“咔咔”声。
“你的确走不了了,KID……”

**

众人转向望去,只见背后不知何时冒出来九个黑衣人,为首的一个穿着华丽的黑色长风衣和宽大披风,斜扣着一顶贝雷帽,周围的八个人手持MP5,枪弹已经上膛。
“你就是这该死的组织的头目吗?”小五郎大声问道。
“你不配跟我说话,毛利小五郎。”女人冷冷地说,她随后又转向KID:“你今天必死无疑,怪盗小子。”
“真的吗?”KID两步走到众人的最前方,他披风的宽大下摆在风中鼓起,散发出一种令人屏息的感觉。一身银装在月光的照射下格外醒目,与面前的黑衣人形成鲜明对比。
不远处,高木拉了一下枪栓,目暮听道声音,厉声喝止了他:“蠢货!把枪放下!难道对方不会开枪吗?!”
女人转头看了一下,丢出一句:“还算聪明。”
“你到底想怎么样?”柯南握紧了拳头。
“没什么,侦探先生,只是想把你们全灭了。”女人冷笑一声,“动手!”
八个黑衣人同时举起MP5,但有人出手比他们更快,只见KID一弯腰,插在裤袋里的双手突然挥出,每只手都在指缝里来了四张扑克,随着一阵风将他的披风吹起,八张扑克飞向八个黑衣人,瞬间将他们手中的枪击落。
但是,就在KID再次直起身的时候,枪响了。循着枪声望去,那女人手中的托卡列夫的枪口正冒着轻烟。
KID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慢慢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血迹,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微微一笑,便倒了下去。

他就这样倒下了,世纪末最伟大的魔术师,盗贼中的绅士。他视偷窃为艺术,而他正是这门艺术的最杰出的大师。但他却走了,就这么走了。从来不用枪的魔术师,被枪结束了生命。没有什么诀别之言。他就那样带着标志性的微笑倒下了。血染红了他华贵的白衣,却染不红属于他的黑夜。有史以来最杰出的犯罪天才,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走了,永远地走了……。
沉默,空气凝固一般的沉默,然后……
“芙纱绘!”

[glow=255,red,2]七  [/glow]


众人吃惊地转身看博士,只见博士全身颤抖,紧握着双拳,牙疑紧咬,注视着仍举着枪的女人。他的目光中透出一种极具征服力与压制力的光芒。那种光芒携带的力量是如此之强大,让周围的人感到他的身后仿佛有一团烈火腾起。那女人听得这一声怒喝,也一时间僵在那里。
“博士……你……你说什么?”小五郎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算你有眼力。”回过神来的女人抬起左手,摘下贝雷帽,一头银杏色与棕色相间的齐肩长发披落开来,——真的是芙纱绘!
“上……上帝啊……”小兰的声音颤抖起来。
“怎……怎么可能……”柯南的牙关紧咬在一起。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为什么信念是你……”博士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是啊……为什么会是我……”芙纱绘的声音似乎不那么冰冷了,而是透出一种淡淡的,似有似无的忧伤。或许,只有博士和善于察颜观色的柯南注意到这一点。
一阵沉默之后,芙纱绘忽又接着说,“其实,真正的头目不是我。”
“那是谁?”小五郎上身微向前倾了些。
“我说过,你不配和我说话。”芙纱绘看也没看小五郎一眼,随即又微微叹了一口气,低了低头,喃喃地说,“是我叔叔,内阁大臣大犬。”
“你是说两个月前死于突发性心股梗塞死的在自己家别墅里的内阁大臣大犬?”柯南瞪大了双眼。
“心肌梗塞?”芙纱绘忽然冷笑起来,“真是个有意思的死法,对吧?”她略微沉默了一下,又说:“他是被毒杀的。而且,据目前的信息来看,还是被他的手下暗杀的。……”
“叔叔临终时留下遗言,要我接手这个组织,帮他报仇。”
“凶手查到了吗?”服部问。
“没有,现在整个组织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就快要土崩瓦解了……”芙纱绘说这句话时脸上不带任何表情。
“你到底要做什么!”柯南声音不高,却有着极强的震撼力。
“很简单啊。”芙纱绘掏出一只像是遥控器的东西,“和你们同归于尽。”

**

“怎么办,目墓警官?看来对方好像有大量炸药。”高木紧张地转向表情激凝重的目暮。
“只有等着了,先看看情况吧,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开枪。”
“是。”
“对了,向总署请求空中监控,再叫几辆救护车来。”
“好的,我这就去。”

**

许久的僵持之后,博士忽然向芙纱绘的方向走了几步。
“博士,不可以!”小五郎想拉住阿笠,但博士坚定地推开了小五郎的手,仍然一步步地向前走着。
“你,你别过来!”芙纱绘把遥控器拿得高了一些。“你再过来我就引爆它!我警告你,这可不是普通炸药,而是一颗核弹,足以摧毁整个米花市!”
“什么?!”所有人大惊失色,但博士并没有停下脚步,他一直走到离芙纱绘不到两米的地方,才站定了,以一种坚毅的目光直盯着面前的女人的眼睛。
“够了,芙纱绘。”博士的声音温和中透出一丝忧伤,“这不是你,不要再强迫自己做不真实的自己。”
“不真实?不是我?你凭什么这么说?”芙纱绘尽量使语气高傲起来,却掩饰不了她声音中一丝明显的底气不足的味道。
“因为这不是我所认识的你,还记得以前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是那么地天真,那么……就好像没有凡尘能落在你身上一样。后来隔了许多年又见到你,你仍然是个有着脱俗气质的人,在今天晚上之前,要是谁突然跑来告诉我说你是那个组织的头目的话,我死也不会相信……”
芙纱绘的嘴角极轻微地抽动了一下。
博士似乎没有注意到,仍然以温和而坚定的语气说:“其实你原本也不想这样,对吗?我能理解,你是想,为你的叔叔报仇,可如果你今天引爆了核弹,想想看,会杀死多少无辜的人啊……你能心安吗?这是你的本性吗?”

“就算不是,又能怎么样?”芙纱绘打断了博士,“自从五年前我知道了叔叔的真实身份,我就注定已经陷到了这个泥潭里,爬不出去了……”
“不,你能!”博士微微提高了志调,“你还陷得不深!你的善良的本性还在!只要你找回了自己,你立刻就能获得新生。”
“让我……让我再想一想……”芙纱绘低下了头,语气不那么冰冷了,举着遥控器的手也垂了下来。
突然,灰原听到不远处响起了轻微的拉枪栓的声音。她猛一回头,看见琴酒左手举着那支Glock,冷笑着瞄准了博士。
“博士,小心!”灰原飞快地冲上前,跳起来推开博士。
“呯——”琴酒的枪在这一瞬间响起。
小五郎听到枪声,立刻回头,举起手中的枪,向感觉中的方向射去,对着黑暗中的厂房一角连开三枪后,那边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
“灰原!”柯南瞪着充满惊恐的双眼,奔向躺在地上的女孩,在她面前跪下,抬起她的头放在膝上。
“这个已经死了。”服部从琴酒的尸体旁站起来。
“小哀,你还能坚持住吗?”博士俯身看着灰原。
“救护车——”柯南歇斯底里地大叫。
“不用了。”灰原无力地张开苍白的嘴唇,“我知道,我活不了了。子弹打穿了我的主动脉……我是学过医的啊……”
“不,你不会死,你不会死!”柯南面部的肌肉紧绷着,“你一直想给你姐姐报仇的,不是吗?现在琴酒死了,仇也报了,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死!”
“正因为这样,我可以安心地离开啊……”灰原的脸色白得越来越吓人。呼吸也渐渐微弱,“我所一直想完成的事,都已经完成了……APTX4869的解药,永久解药,我也研制成功了……工藤,你把我头发里的东西取出来,……”
柯南颤抖地手插进女孩的头发,取出了一只精巧的发夹。
“工藤,你听着,”灰原呼吸开始混乱,“这里面有两粒胶囊,红白色的是APTX4869,白色的是解药,你只需要把两种药同时吃下去,就可以恢复成……原来的你了……”
柯南身躯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但被灰原打断:“听我说,工藤,我得感谢你,是你帮我找到了生活的意义。在我最迷茫的时候,是你救了我的灵魂……不管怎么说,你救了我那么多次,现在……我总算报答你了……对了,兰。”灰原吃力地把头转向早就不泣不成声的小兰,“祝你和工藤幸福……”
泪流满面的小兰看着灰原,轻轻地说:“谢谢。”
“不用……”灰原又转向博士,“博士,当初,是你救了我……如果没有碰到你,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谢谢你。”
灰原从说不出话的博士又转向柯南,“大侦探,我们是很好的搭档,对吗?只可惜这辈子没有合作的机会了……曾经是福尔摩斯与莫里亚蒂同归于尽,现在先死的却是我。”
“不会的,不会的……”柯南强忍着泪水。
“别再说那些没有用的话了……”灰原微微笑了笑,“为我祈祷,好吗?祈祷我能上天堂……”
“我会一直注视着你们大家的……大家都要活得开心啊……”灰原尽力保持着微笑,“再见了,各位……再见了,工藤新一,大侦探……”灰原慢慢地合上双眼,头无力地偏落向一边。
“灰原!”柯南的喊声惊起了树上最后一只鸟,和一颗流星一道,划破夜空。

[glow=255,red,2][/glow]

工藤新一低着头,默默地站在一座墓碑前。石碑上有几个新刻的大字。
“宫野志保之墓”
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尘动乱落定,他自己变回了原来的工藤新一;黑衣组织瓦解;博士终于说服了芙纱绘,两人逃脱了追捕,在优作夫妇的帮助下去了美国避难;而警署署长在妃英理的“胁迫”下没有发出通缉令;小五郎和妃英理言归于好;佐藤和高木结了婚;学校被千知柯南和灰死于车祸;一切都结束了,都回复了以前的以前的平静。
KID上回留下的信被柯南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破译出来了。信中说他已经查明,他的父亲——真正的怪盗基德原来是黑衣人组织的头号叛徒,后来,被组织杀害。KID说他已经了却了最大的心原,可以安心地谢幕了……
自从破译了那封信,两周以来,柯南一直都感觉到很恍惚,他不敢去面对这些,只是一个人,静静地走过以前走过无数次的路,一种复杂的伤感笼罩着他,有悲伤的,还有失落。

就在那么一天之间,最好的工作搭档,最大的对手,最大的敌人都不复存在了。一下子,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自己先以为最重要的离自己远去了。没有了无休止的奇特案件,忽然,感觉生活空虚了……
“新一?”一个轻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回并没有一看,是抱着一大束花的小兰。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的。”小兰走到墓前,把手里的花放到墓碑下,又抬起头,看着面前大男孩忧郁的眼睛。
“小兰,我……”新一想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兰温柔地看着新一,“一夜之间,失去那么多,谁都会受不了的……。”
新一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女孩,嘴微微地张开。
“我也明白,一直以来,你最想做的事只有两件,一是变回从前的自己,二是铲除黑衣组织,不然的话,你又怎么会冒那么大的险留在米花呢?”
真的吗?新一问自己。我真的是为了这些吗?不,应该不只是这些,可是还有什么呢?还有,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吧……小兰还在说着,但新一已经没有听,他努力地问自己,问自己到底是为什么留在这里……
从前的一幕幕飞速闪过新一的脑海,变小后第一次见到小兰,变小后第一次和小兰说话,变小后第一闪救下小兰,变小后第一次被小兰怀疑,变小后第一……
为什么?为什么那些清晰的片断全都是小兰?……
“或许,对你最重要的事,正是破案吧。”小兰说。
新一猛地一激灵,灰原,灰原曾经说过一句什么……他拼命回忆,灰原的影子渐渐在眼前清晰。
“对你最重要的事,是保护她……毛利兰……”
对,就是这句话!新一如释重负般地笑了,把呆滞的目光重新聚集到小兰身上。
“新一?你笑什么?”
“你错了,兰”。
“嗯?”小兰歪了歪头,不解地看着新一。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不是破案。”
“那是……”
新一走上前,拉起兰的手:“我留在米花,留在这里,守在你的身边,是为了一件更重要的事。”他略顿了一上,接着说,“在今天,我终于明白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是能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和你快乐地生活下去……”
兰一时怔在那里,呆呆地看着新一。
“对我最重要的事,是和我最心爱的人在一起……兰,嫁给我吧……”
小兰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她扑到新一怀中,趴在他的肩膀上,幸福的眼泪滴落下来。
小兰把头转向新一的耳根,轻轻地说[glow=255,green,1]I’d love to[/glow]


[glow=255,red,2]尾子 [/glow]  

[一年后,美国  夏威夷]
新一,小兰,小五郎夫妇和优作夫妇站在海边一座华丽别墅的门外。新一按响了门铃。
“谁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之后,门开了,开门的人,赫然是阿笠博士。
“新一!还有小兰!哎呀,好久不见了啊……快进来,快进来!”博士为门外的一行人让开一条路。
“我们整整一年没见面了吧?”博士坐在新一对面,“怎么样,又破了不少案子吧?”
“我已经不再去管什么案子了,”新一说,“我现在只是想要平静地生活。”
“噢,是这样……”博士的声音里有一丝惋惜。
“对了,夫人呢?”小五郎问。
“她在陪儿子玩呢。”阿笠笑着说。
“儿子?!”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噢,是我收养的。”博士挠了挠头皮,转向房间另一头,“芙纱绘!带儿子出来!新一他们来了!”
“知道了!”芙纱绘已经走进了客厅,背后有个小孩躲躲藏藏的。
“小子,出来啊!”博士笑着说。
一个小孩子从后面挤出头来……
“天啊!”小五郎大叫。
“不,不会的,我在做梦……”新一已经从SF上跳了起来,声音在颤抖。
“上帝啊,他简直就是……”有希子也震惊了。
“柯南!”小兰终于叫了出来。
的克是柯南!无论从相貌,穿着,神情,都赫然是当年的江户川柯南!
“这不是柯南。”博士笑着说,“真的‘柯南’不是在你旁边吗?这是我的养子,叫……”
“你不要告诉我他叫……道尔……”新一有气无力地说。
“答对了,加十分!”芙纱绘笑着说。
“天哪——”新一惊叫一声,仰面倒在地板上。

[glow=255,red,2](全文完) [/glo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